脱水樱桃

向你奔跑

微笑进化论



想穿温柔的印花马面裙,想戴漂亮的鎏金牡丹镯子,想化亮晶晶的漂亮眼妆,想慢慢把头发留长,想把好听的歌都分享给值得的人,想把有趣留给喜欢的人。希望明天我还这样笑,希望明天我把这些想法带出门。

朱莉叶周记


观察三位公子的生活,是女孩们的头等大事。

赶在校宣传部的新闻稿发布之前,朱小姐拿到了“真正的底稿。”一年前她被选进校宣传部时,三星娱乐找到她,给她双倍的工资,要她当卧底记者。

是的,为了确保生源,并且保护真正的私生活不被破坏,新闻稿一直都是两份。每周的公子实录生活是女孩们活下去的氧气。朱小姐听到了围栏外的声音震耳欲聋。

她的任务,就是在一天中的固定休息时段里实地考察大公子的一切。说来奇怪,大公子的实况记者每一年都要重新招录。跟在大公子身边快一年了,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脸红得话都说不好的局促女孩。要知道,别说替换新闻稿,她的信息实录笔一开始连完整的造句都做不到。

无论哪个时代,虚假都在追赶真实的速度。


她百无聊赖地看着大公子旁边的全息摄像仪来来回回扫了一遍又一遍,微白的光柱投影在他纤嫩的脚踝。大公子私下很喜欢赤脚,休息时穿着一身米白的纱布叠裳,松松地扎着腰身,缓慢从远处走来时能看见他细长的小腿在布料里晃荡。当真是“无形之形”,造物主的恩赐。

下一秒他稳稳坐进了沙发里,一只脚抬起来踩在了沙发上。蹲下时他的膝盖能过肩。朱小姐回想起他的脾气并不十分好。这个动作表示她该工作了。

朱小姐拿出了信息实录笔,记录今天她所看见的一切。



今天是周三,上午的课程还没结束之前,她必须拿到底稿来替换,否则下午的每周实况报告就赶不出来了。她是被联盟选上的人,她是女孩们的梦。如果她不能胜任这个工作,很快就要被女孩们抛弃。在这里,女孩们才是一切力量的来源。

而且大公子的佣兵一直以残暴霸道著称。可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朱小姐紧赶慢赶,哼哧哼哧喘着粗气赶到了保安楼的安全通道。隔着铁门她发现今天来交接的人竟是宣传部的部长。完了,朱小姐心想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当初她进宣传部可是最高分。

部长没有发现她的异常,随便聊了起来。“唉每天应付你们一堆女孩子真是把我累坏了,”部长其实是一个养家糊口的普通中年男人,拿手帕擦脑门的手微微颤抖:“一天到晚追在屁股后面要稿子,我的头都快秃了…”

不好意思已经秃了。朱小姐点头称是。

“最近的稿子没什么问题吧?上周她们争论的议题是谁是最可爱,打得不可开交了。我最近看了一份报告,说是人在面对极度可爱时会出现应激保护机制,会情不自禁地蹂躏可爱对象,以防自己被可爱过分出现心悸等情况。”

原来如此!那么对美丽的事物也会这样吗?

朱小姐最不想面对的就是大公子的洗头实况记录。大公子拥有一头乌黑莹亮的长发,洗完之后潇洒地甩了她一脸水,总算让她不至于当场昏过去。她问妈妈,这世上什么人的头发是可以杀人的,妈妈说头发是不可以杀人的,只有人才可以杀人。

大公子湿漉漉的发丝被撩起来,眼尾被热气熏红。整个人香得十米开外人人腿软。他的五官极其精致,远观这黑发美人,像是千年前的清窑白瓷。

回忆到此中断。部长催她赶紧把今天的实况记录调出来替换。有点颤抖地将自己的信息记录笔打开,对部长开启了权限。

底稿替换完成的时候她飞快地离开了现场:“部长!时间来不及了我还得回去校对先走了……”

“等等,你他妈……”部长看着读取进度条达到90%的时候,逐渐显现的稿子映出了很是与众不同的纹样。

“这他妈啥玩意儿……”部长再次拿出手帕擦汗。“这都是什么?!”

底稿读取完成。稿子上乱七八糟的粉红色佩奇小猪的花纹和不知所云的凌乱字迹揭秘了这个校园记者不为人知的内心。以及为何每一任记者都不能拿出自己的真实底稿发布的真相。


踩着高跟鞋飞奔的朱小姐记忆并没有恢复,但她找到了令她理智崩断的开关。

实验室

年纪越大越喜欢温柔的人了。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让人知似乎是长大之后签订在身上的条款,于是看见毫无防备地袒露肚皮的人就像看见了可爱的小动物一样,忍不住想看着,呼噜一把。

纵使是包裹在皮毛下的利爪,也是为了保护她们本身不受伤害。棱角是为了生存服务还是为了观赏服务呢?我喜欢远远看着,趴在玻璃箱上看她们舔舐伤口,用尾巴圈住自己发呆。眼睛里盛放着许多天真。这些珍贵我无法触碰,我愿意远远地看着。做一个沉默但可以付出的记录者。

她们

你若是觉得她可爱,那她脸上的雀斑都是可爱的,平易近人的可爱,高原红都可以脑补出少女的害羞情节;你若是觉得她烦了,她就不再特别,言行举止都是矫情,美丽都能揣测为复刻。那么哪里会有什么近距离的诚实爱情呢?

博览馆



我们只是彼此生命里借由一张门票进行的博览,看过了,触碰了,戳下一枚印章,回家写一篇周记,有的人甚至连周记也没有。自私的我们,治学严谨聪明好学,一直在探索,却从未靠近过。

我曾以为我们互相理解,因为同类对同类的气息是敏感的。可是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理解彼此的人。我们在羊水里看向外面的世界时,企图和宇宙和他人能有共通语言,但是孤独终将烧断我们的联系,把我们杀死,是吗?

娇憨的花

女孩子太可爱了,随时随地细细密密的小心思。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姿态,有时一板一眼的坚强,有时又会眯着眼撒娇。不管是喜欢各种美态还是厌恶各种丑陋,她们都一马当先着,像翘起手指看自己新作的指甲时的雀跃⋯⋯肤浅又可爱。啊!我讨厌小孩,但我一定要生女儿

她们

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若是被激发母性最为可怕了,她们可以爱所有一切她们从前不爱的,会披上各种颜色的战衣,女子的心眼如针,难缠发挥的淋漓尽致,比起小人更胜一筹。可是她们沉浸在爱里的时候,掩映出另一番模样,好美。